2月11日,中国口腔医疗集团有限公司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按二零一八年收益计,中国口腔医疗集团是温州最大民营牙科服务提供商,分别在温州民营及整体牙科服务市场佔约24.1%及11.9%的市场份额。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于二零一八年温州市区仅有六个运营中的私营牙科医院集团;而中国口腔医疗集团为其中之一。中国口腔医疗集团的瑞安分院及苍南医院分别为瑞安市及龙港市的唯一一家运营中的私营牙科医院。

于往绩记录期,中国口腔医疗集团的收益主要来自向个人提供综合牙科服务,范围主要涵盖口腔综合治疗、口腔修复科、种植牙科及牙齿正畸科四个牙科科室。

于往绩记录期,口腔综合治疗佔中国口腔医疗集团最大的收益流。受惠于(i)牙齿正畸科服务在改善个人外观方面日渐得到社会认可;及(ii)隐形牙套(例如INVISALIGN®)在中国越来越受欢迎,牙齿正畸科产生的收益于往绩记录期内录得增长。

       其中,口腔综合治疗是公司最大的收益来源,于2017报、2018年及2019年前九个月收入占比分别为33.4%、32.9%及36.6%。受惠于牙齿正畸科服务及隐形牙套在中国越来越受欢迎,牙齿正畸科产生的收益录得不错增长,由2017年1323.1万元增长至2018年1987.8万元。

为了向温州市其他地区提供牙科服务,集团于二零一六年通过成立苍南医院开始将牙科服务扩展至温州龙港市,并于二零一七年通过成立瑞安分院扩展至温州瑞安市。由于鹿城区为温州最发达的地区之一,且附近甲级楼宇及富人社区林立,随著鹿城区的经济发展及不断增长的牙科需求,于二零一七年,集团进一步成立鹿城医院以把握需求增长并提升集团在温州的市场份额。

财务方面,2017年、2018年及截至2019年9月止九个月,中国口腔医疗集团的牙科服务所得收益分别约为4817.9万元、7363.7万元及6320.9万元。2017年、2018年止两年度以及截至2019年9月止九个月,中国口腔医疗集团的年/期内溢利及全面收入总额分别约为870.6万元、2256.1万元及1659.5万元。

资本邦提示,中国口腔医疗集团开办新的民营牙科医院可能导致中国口腔医疗集团的短期财务表现出现波动。

此外,中国口腔医疗集团的金融产品投资可能会承受若干交易对手风险及市场风险。

中总发表声明称,欢迎立法会三读通过《国歌条例草案》。中总认为,推动市民大众尊重国歌是必要之举,条例的实施可为国歌奏唱、播放和使用提供清晰规范,有助维护国歌尊严,更重要是让香港市民了解国歌的历史和精神内涵,增强国家观念,弘扬爱国精神。

资本邦了解到,中国口腔医疗集团于二零一一年开始各年龄段的个人提供牙科服务,之后逐渐扩大业务。于最后实际可行日期,中国口腔医疗集团拥有及运营由四家位于温州的民营牙科医院所组成的牙科医院网络,即温州市地区的温州医院及鹿城医院、瑞安市的瑞安分院以及龙港市的苍南医院,中国口腔医疗集团以「温州牙科」、「温州鹿城口腔」及「苍南牙科」为商号以及中国口腔医疗集团在中国注册的经营业务,中国口腔医疗集团的所有民营牙科医院均为温州市医疗保障局营运的基本医疗保险计划下的「指定」医院。截至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止两个年度以及截至二零一九年九月三十日止九个月,中国口腔医疗集团的牙科服务所得收益分别约为人民币48.2百万元、人民币73.6百万元及人民币63.2百万元。

中国口腔医疗集团在招股书中提示,若中国再次爆发SARS、H5N1禽流感、H1N1、H7N9流感或任何其他流行病,包括新型冠状病毒的扩散,尤其是在中国口腔医疗集团经营所在的城市,可能会对中国口腔医疗集团的经营造成严重干扰,限制了病患到中国口腔医疗集团的医院及/或普遍降低消费者的消费意愿,继而降低对中国口腔医疗集团服务的需求,进而对中国口腔医疗集团的经营业绩及财务状况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二零零四年,集团的主席、行政总裁兼执行董事王先生成立了温州医院的前身公司,其主要业务为在温州向个人提供私人牙科服务。凭藉在私人牙科服务方面的见解、所积累的经验及广泛联繫,王先生及郑女士于二零一一年联合创办温州医院。

全国政协常委、中总会长蔡冠深表示,香港有宪制责任为已纳入《基本法》附件三的国歌法进行立法;条例以本地立法形式实施,符合“一国两制”原则,亦兼顾普通法制度和香港实际情况。过去一段时间,香港一小部分人每每在公开场合奏唱国歌时报以嘘声,更以言论自由作挡箭牌。蔡冠深认为,无论在任何国家,尊重国歌都是应有之义,言论自由从来不是不尊重国歌的借口。

中国口腔医疗集团的经营业绩可能受新的民营牙科医院的开办时机及新的民营牙科医院的开办数量影响。一般而言,新的牙科医院在营运初期收入较低而经营成本较高。在开办新的牙科医院前,中国口腔医疗集团亦产生大量开支,如装修费用、租金开支及设备费用。根据董事过往营运经验、目前的竞争格局和市场状况,中国口腔医疗集团的董事估计新的牙科医院通常大约需要四年方能达致收支平衡,约需要七年才能收回初始投资。因此,新的牙科医院的开办数量及时机影响并可能继续影响中国口腔医疗集团的盈利能力。因此,中国口腔医疗集团的经营业绩可能按年波动。故此,将中国口腔医疗集团往绩记录期的经营业绩按期进行比较可能并无意义,且阁下不应依赖有关比较预测中国口腔医疗集团经营业绩或股价的未来表现。

于往绩记录期,集团向中国境内持牌金融机构购买金融产品。于二零一七年及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以及二零一九年九月三十日,按公平值计入损益的金融资产馀额分别为金融产品本金人民币1.0百万元、人民币8.5百万元及人民币18.0百万元。因此,中国口腔医疗集团承受任何交易对手,例如发行金融产品的持牌金融机构,可能无法履行其合约义务的风险,例如任何此类交易对手宣佈破产或无力偿债。中国口腔医疗集团投资的金融产品的交易对手的任何重大不履约行为均可能对中国口腔医疗集团的财务状况及现金流产生重大不利影响。此外,中国口腔医疗集团的短期投资受包括资本市场在内的整体市场状况影响。市场的任何波动或利率的波动均可能会降低中国口腔医疗集团的财务状况或现金流,而这可能对中国口腔医疗集团的财务状况产生重大不利影响。此外,总体经济及市场状况亦会影响这些金融投资的公平值。如有情况表明这些投资的账面值可能无法收回,则此类投资可被视为「减值」,减值亏损将根据会计政策确认,自中国口腔医疗集团相关期间的损益表扣除。因此,这些投资的公平值的任何重大下降均可能对中国口腔医疗集团的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蔡冠深续称,不少香港新一代对国家历史和发展认识不深,亦欠缺国民身份认同。实施国歌法将可推动港人加强对国家的认同和归属感。他期望特区政府推动各界全面配合国歌法的落实,并加强公众宣传和推广教育。(完)

Next Post

“中国硅谷”中关村按下重大项目科研“提速键”

周日 6月 21 , 2020
(抗击新冠肺炎)“中国硅谷”中关村按下重大项目科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