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防控,不伤全局”“堪称国内防疫模板”……北京战疫持续推进、战局趋稳向好,不少疾控专家都为北京非常时期的防控成效点赞。

“及时发现、快速处置、精准管控、有效救治”,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北京第一时间进入战时状态,果断处置的姿态和精准防控的举措,让人印象深刻。溯源迅速,第一时间锁定新发地市场,短短几天即排查相关人员近20万;隔离精确,根据各街道风险等级实行分区管理,根据疫情变化动态调整防控策略;检测有力,截至6月28日12时,全市已累计完成采样829.9万人,检测768.7万人,基本完成“应检尽检”,应检人员动态清零……“点穴”式防控,有效阻断了传播链条,将防疫强度控制在有限范围内,将疫情对社会的影响降至最低,最大限度确保了城市有序运行。

6月初的一次家访,他在田里见到了忙着帮家长干农活的学生王露,王露见到他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怀念教室和校园,也想念老师和同学。”

为了不耽误授课进度,他学着城里的老师们,在宿舍里架起了摄像头,想通过直播软件给孩子们补课,可奈何山里的网络信号不稳定,留守在村里的孩子们大多只能靠着爷爷奶奶手里的“老人机”观看直播课堂,毛文丑的教学计划不得不被迫中断,由线上直播转成了线下录播。

一边盼着杉村学校能再多收点学生,一边又希望孩子们能够走出大山,遇见更出彩的人生。毛文丑其实很矛盾。不过,他终于找到了让自己释然的答案。

以前缺老师,现在缺学生

藿香正气水的前世今生

受疫情影响,今年春节后衫村学校没能正常开学,毛文丑也无法走进课堂给孩子们授课。

虽然前线医护人员的抗疫努力有目共睹,但沈巧月认为,如果没有保安和清洁人员这些“幕后英雄”的默默付出,医护人员也无法顺利完成工作。

近年来,随着城镇化进程加快,山村生源连年减少,杉村学校和村里的小学不得不合并办学,成了九年一贯制学校。现在学校里的70名学生配备了24名教师,师生比提升到了1:3。

“有个患者因为痛风,行动不便,他的室友便主动帮他领取食物,让他不必长时间排队等候。如果室友身体不适,其他患者也会帮忙呼叫医护人员。”

这一天,毛文丑任教的初三年级教室里只摆了9张课桌,按照疫情防控要求,每个学生之间留出了1米以上的间隔,即便如此,大半个教室仍是空的。

“自己站着,能让孩子们更专注”

首先,我们了解一下“藿香正气水”的渊源,宋·元丰年间(公元1078年-公元1085年)有一本书,名为《太平惠民和剂局方》,由宋代太平惠民和剂局(相当于现在的卫健委)陈师文等人编写,此书收集了当时医家及民间常用的有效方剂,堪称当时的配方手册,并且是世界上第一部由官方主持编写的成药标准。“藿香正气水”即记载于此书中,原名为“藿香正气散”。

这个暑假,毛文丑除了忙着做理疗,为即将到来的新学期做准备,还到处听课、上网找课件,以应对自己兼任的生物被纳入中考考试科目带来的挑战。他告诉记者:“我多学一些,不能让大山里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听完前面的讲解,相信大家对“藿香正气水”有了更全面的认识,日常生活中就可以正确地应用了。

搜救队伍最终在与事主通过电话保持联系,获知事主身处位置,成功在晚上近10时寻获事主一家。

在伊丽莎白诺维娜医院急诊部和儿科部担任高级护士长的沈巧月(37岁)今年4月毛遂自荐,到新加坡博览中心第四展厅的社区护理设施帮忙一个月。

一些不谙英文的劳工在看诊时,会请室友陪同帮忙翻译,患者之间的互助精神令沈巧月非常感动。

“完成早上的看诊和拭子测试后,我们会脱下防护装备,在临时厕所洗个澡再吃午餐。待医生开药后,我们又穿上防护装备进去派药,下班前还会再洗一次澡。”

此外,藿香正气水还可以应用到其他系统的疾病中,如有人将其外用涂擦患处治疗疖肿、皮肤癣菌,亦有较好的疗效。

眼看网络教学不成,他就拖着病腿,成天往大山里钻,每天走几公里的山路挨个给学生做家访,当面给缺勤网课的孩子补课、批改作业。

“一切似乎又回到了我求学的时候,只是现在学生们走得更远了。”毛文丑感叹,以前没有学校、没有老师,大山里的孩子们上学不得不跋山涉水;现在,学校有了,老师也有了,但越来越多的农村孩子想方设法去了条件更优越的城市上学。“值得庆幸的是,杉村学校还没有被撤并,那些无法走出大山的孩子依旧可以在这里找到学习的乐趣。”

随着当地中考改革的推进,中考范围涉及语文、数学、外语、物理、化学、生物、历史、地理、体育与健康、道德与法治共计10科。这么多的科目,对于老师都难以配齐的山村学校而言,要想帮孩子们打开通往重点高中的大门,山村教师们就要扛起更重的责任。

文/辛喜艳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

“我们会替患者测量心率和血压,进行基本健康评估,再向医生汇报,病情较严重者则会转移到附近的樟宜综合医院。”

特殊战疫,对北京而言是一场大考,也是一次深刻洗礼。在实现精准防控的过程中,既以战代练、增强本领,同时发现短板、查漏补缺,将宝贵经验用之长远,大城之治必然更加精细、再上台阶。

9月1日,是学校错峰开学的日子,可福州市闽清县下祝乡杉村学校学生的返校时间统一安排在了当天上午8时。对这所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三年级仅有70名学生的山村学校,用不着“错峰错时”。

而在“精准防控”的背后,是基层工作者的辛勤汗水。为寻找新发地有关人员,全市7000多个社区、近10万名社区工作者及数十万名志愿者挨家挨户开展“敲门行动”、“地毯式”摸排;为尽快完成“应检尽检、愿检尽检”,医护人员火线出征、日夜奋战;为隔离人员安心“足不出户”,社区工作者事无巨细提供针对性服务,从代扔垃圾到采购生活用品、关注心理健康,每天数不清爬了多少楼、敲了多少门。北京战疫中每一点进展,都凝结着基层工作者的巨大付出。正是他们跑断腿、磨破嘴,冲上去、顶下来,才将精准一点一滴融入到防控进程之中。

因为左右脚失衡,回到家里,他不是脚脖子扭伤肿胀,就是脚底被磨出水泡。

注意了,藿香正气并非用于暑热高温的中暑。此外,如果是外感风热(发热重、微恶风、有汗、咽喉红肿疼痛、痰黏或黄、鼻塞黄涕、口渴喜饮、舌尖边红、苔薄黄),或是阴虚体质(舌红少苔)是不可以服用的。

这宗入山迷路事件发生在当地时间8月26日下午,事主来自彭亨直凉。他和妻子及分别3岁及4个月的孩子,到林明旅游散心。

1.外感风寒,表现为恶寒重、发热轻,无汗,头痛、身体疼痛,鼻塞清涕,痰白,口不渴或渴喜热饮。

藿香正气是治疗夏季中暑、胃肠型感冒的常用药。它的作用是解表化湿、理气和中,用于夏季受寒感冒同时伴有消化道症状。如夏季空调下温度过低,患者感受风寒,又贪凉饮冷,脾阳受损,这种患者最适合。同时具备以下3个表现,才能使用藿香正气水:

3.舌质淡或淡胖,苔白腻或水滑。

他表示,因首次来到林明,想要前往彩虹瀑布,就将车子停泊在一家民宿旁后,跟随走在前方的人群入山。1小时后发现不对劲,似乎迷路了,因此致电求救。

1999年从福建师范大学毕业后,毛文丑放着城里的学校不去,坚持回到山村任教,“我从小在大山里长大,比城里的老师更懂山里的孩子。”

这天上午,毛文丑拿到了前一天学生报到的统计表,今年杉村学校小学一年级收了5名新生,比去年又少了两人。他笑着说:“只要学生来,我就要把课继续上下去!”

面对讲台下屈指可数的学生,山村教师往往只能靠提高嗓门来维持自己的存在感。可王露的这句话,让毛文丑意识到了“山村教师”4个字的意义。

虽然博览中心备有冷气,但一穿上防护装备,沈巧月不到几分钟就开始汗流浃背。

那时,杉村学校还是一所中学,全校203名学生只配备了9位老师,毛文丑除了语文、英语没教过,其他课程全都代过课。他感慨,当年山里缺老师,自己回来就是为了山里的孩子。

她每天八小时的工作包括为发病超过14天的患者进行拭子测试,以及在医疗站替患者看诊和配药。

育有两个孩子的沈巧月坦言,自己并不担心感染新冠肺炎,反而是在家办公的丈夫比她更紧张。

平日里,45分钟的课堂教学常会让他受伤的腿感到酸痛、僵直,一瘸一拐是他每天的标准步态。要是碰上阴雨天气,摆在他书桌前的拐杖就要派上用场。

以往毛文丑任课的班级,每年中考成绩都在全县名列前茅,随着生源数量的减少,现在每年从杉村学校考进当地重点高中的学生不像以往那样多了。

“城市也好,农村也罢,山里山外的世界同样精彩,孩子会自己选择飞翔的方向。我们的意义就是陪伴,陪伴到学生不再返校、不再需要我们的那一天。”他说。

她笑说:“我下班前打电话给他,他就会把家里的大门和房门敞开。到家时我把包包放进大门外的箱子,就直接脱鞋进房洗澡,洗完澡才可以抱孩子。”

毛文丑说,现在教室里坐着的不少是寄宿家庭的孩子,父母外出打工,孩子就借住在学校附近的亲戚家里;也有一些学生来自单亲家庭,由村里的老人负责照看。

当年,学校一个年级有200多名学生,至今他还记得学生们挤在村祠堂边的老教室里上课的情景,“一排排课桌就贴着老师的讲台从前往后摆到了教室的后墙,教室后门都打不开。”

战疫贵在精准,可也难在精准。新发地市场是北京最大的菜篮子,有说法是每天去新发地的人手拉手可以绕北京四环一圈。疫情发生以来,全市共11个区、47个街道发现确诊病例,扩散范围可见一斑。疫情涉及的行业场景、途径、症状复杂多样,餐饮业人员、外卖小哥多有“中招”,为战疫更添挑战。在一座2100多万人口的超大型城市,在1.64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寻找有关人员的蛛丝马迹,其艰巨性复杂性可想而知。而北京以顽强的斗志和扎实的工作,摸排重点人群、筛查易感人群;切小切细“防控单元”,按街道、社区,甚至小区、楼宇实现“精准落子”……在复杂图景中走线穿针,需要严谨的决策部署,更彰显出求精求细的“绣花精神”。

去年,为了去村剧场表演合唱节目,校长拉着20多名教师和非毕业班的学生才勉强组了一支合唱队,毛文丑记得那次的合唱曲目是《众人划桨开大船》。在他看来,“学校里现在最缺的就是‘众人’中的那个‘人’——学生。”

疫情防控守护着每一个人,履行防控责任、支持防控工作没有旁观者。除做好自身防护之外,广大市民尤须对一线工作多理解多配合。处于隔离观察期间的人员,本身就是重点人群,更要严守规则,决不能将他人的辛勤劳动视作理所当然,不管不顾放飞自我。当基层工作者为了解决千家万户的后顾之忧而奔忙之时,也应以制度层面的切实保障,帮助他们解决后顾之忧,该奖励奖励,该撑腰撑腰,别让他们身累心也累。

如今,杉村学校搬到了村尾的空地上,建起了3层教学楼,有了篮球场、实验室,可教室里却再也看不到当年人头攒动的景象。

2.内伤湿滞,平素就是脾虚湿困的体质,加上贪凉饮冷、吹空调等诱因出现头身困重、胸膈满闷、呕吐、腹泻或大便不成形、大便黏腻不爽等症状。

20多年前,毛文丑就是杉村学校的学生。

清代吴瑭先生的《温病条辨》中又对此方进行了发展,创立了一加减正气散、二加减正气散、三加减正气散、四加减正气散和五加减正气散,都是在藿香正气散的基础上化裁而成。后世之人则应用现代工艺手段将其配制成“水”或“胶囊”以便于人们服用。可以说是经久不衰的良方。

以前,在拥挤的课堂上想找一个地方摆放教师椅,对于毛文丑来说是一种奢望。为了延长自己在课堂站立的时间,以保证教学效果,他每天早上6时30分准时起床给自己的左腿理疗。21年过去了,虽然学生少了、教室空了,毛文丑也有了可以坐着教学的空间,可站着授课的习惯他一直坚持到了今天,“自己站着,能让孩子们更专注一些。”

“现在想要‘桃李满屋’都很难。”毛文丑开玩笑地说。

小时候因为一场大病,毛文丑左腿的膝关节上长出过一个大脓包。后来,脓包治好了,可他却因为长期感染落下了残疾。

Next Post

中国驻菲使馆发布关于调整有关核酸检测机构名单的通知

周一 9月 28 , 2020
中新网马尼拉9月26日电 中国驻菲律宾使馆25日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