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平顶山汝州市一企业存在银行的120万元,被银行员工私自转出。之后,这名员工潜逃至今。受害方将银行起诉至法院,法院判银行无过错。

两年多来,杜涛一直寻找答案,他们在银行的存款“丢失”后,到底该由谁负责?

史敏马上调出流水单后发现,在2016年12月29日贷款到账第三天,竟被人转走120万元。转走这笔钱的,系该行员工杨现国,负责汝州农商行小屯支行的信贷业务。

这是一份个人投资合作协议,甲方是宋成龙,乙方是杨军,他们在这份协议中约定,由杨军投资15万元,参与赣州市水东公租房铝合金门窗工程。

汝州农商行继续不服,再次向平顶山中院提起上诉。而这次判决,平安牧业败诉了。原因是,一审法院未认可的主要证据,平顶山中院认可了。

针对票据合规性等核心问题,记者多次尝试和汝州农商行联系采访,截至发稿,对方一直没有回应。

120万元在银行“丢失”

在宁都的铝合金装饰建材街,黄超群算是一个领军人物,在他众多的徒弟当中宋成龙是他最为同情,也是最为喜欢的一个。据黄超群介绍,宋成龙的家在农村,父母在他6岁时离异了,他一直跟随爷爷奶奶生活,刚刚年满14周岁,宋成龙便弃学便成为了一名学徒,开始步入社会。

在洽谈合作时,宋成龙出示了一份他的师傅黄超群,与发包方签订的分包合同。宋成龙声称,师傅在拿下分包工程之后,又转包给了他。杨军没有丝毫怀疑,转账给宋成龙15万元,杨军之所以对宋成龙如此信任,是因为在过去几年里他们就有过交集。

杜涛是河南平顶山汝州市平安牧业有限公司(简称平安牧业)法人代表,2016年时,公司存在汝州农村商业银行(简称汝州农商行)的120万元,被该行员工杨现国偷偷转出。此后,虽然有多个官方信源能证实这一情况,但无人愿意担责。

婚期在即,男友却突然失踪了,这个变故也让张雨静深受打击,她想不明白宋成龙为何会突然抛下感情而不顾。

一审判决后,汝州农商行不服,向平顶山中院提起上诉。杜涛没想到,波折才刚开始。

利用包装出来的成功假象,宋成龙来诈骗钱财,使用诈骗所得来包装自己,他在欲望的泥沼中越陷越深,最终是锒铛入狱。回看宋成龙这一步步走来的历程,最开始他想出人头地,过上好日子,这也无可厚非。他从学徒到踏入社会的经历,原本还应该算是一个挺励志的故事,但是宋成龙的悲剧在于他错把外界因素当成了改变命运的根本因素,而放弃了自身的努力。我想这个教训对于我们身边的不少人,都应该有着警示意义。

平安牧业则认为,汝州农商行提供的电(信)汇凭证上,没有平安牧业签章,相当于一张“白条”,严重违反操作流程。另外,案中转款手续收费票据没有转款功能,转账信息都是手写注明,同样不合规。

当回首往事时,宋成龙第一个提到的是自己的父亲,以及父母的婚姻,他觉得家庭的变故以及父母的疏忽,是他多舛命运的起点。

其实没有人知道,在这个小小少年的心里,那时到底隐藏着什么?宋成龙介绍,在他看来,只有出人头地才能驱走他童年的阴影,才能让他获得别人的尊重。

根据警方调查,在宋成龙诈骗的140多万元非法所得当中,差不多有1/3都被他用于了高档消费,另外一大部分则被他用作网络赌博赌资。

“从形式上看,汝州农商行将平安牧业账户内120万元汇入另一账户,是平安牧业的意思表示和授权行为。”平顶山中院判决书称。

据财经网不完全统计,自2019年以来,恒丰银行共收到银保监会开出的29张罚单,罚款金额总计520万,主要涉及贷款、投资以及票据业务等。

其中引人注意的是,恒丰银行于3月4日一天之内连收18张罚单。被罚案由包括违规开展同业投资业务;违规处置不良资产;违规为房地产企业提供融资;贷款资金回流用于归还本行贷款、购买本行理财、办理存单、缴存保证金等。

由于汝州农商行存在明显过错,并且这种过错与平安牧业账户内款项被转走有直接因果关系,汝州法院判决汝州农商行应返还平安牧业120万元存款,并且按照年贷款利率5.625‰赔偿其损失。

多位在该行办理过转款的客户表示,他们拿到的转款凭证形式与杜涛后来办理的一致。

同年1月5日,平安牧业以杨现国涉嫌职务侵占,到汝州市公安局报案,警方马上展开调查;1月6日,杨现国被警方拘留,不久后取保候审;3月份左右,杨现国意外潜逃。

一位负责此类业务的银行业务员告诉记者,电(信)汇凭证与转款手续收费票据的开具存在先后顺序,只有凭证合规填写盖好签章后,在转款办理过程中产生收费票据,“也就是说,此案中电(信)汇凭证没有签章,理论上不应产生收费票据。”

贪慕虚荣,大好青年彻底迷失

民主与法制社记者调查发现,杨现国同时为平安牧业合伙人之一,之所以能将款项转走,主要是拿了一张没有公司签章的“白条”。

汝州法院审理后仍然坚持,银行在人员管理、业务操作方面存在过错,判决汝州农商行返还平安牧业120万元款项并按约定进行赔偿。

对于手续费票据上出现的印章问题,史敏表示不知情。她回忆道,自己曾在2016年12月29日外出开会,杨现国这天曾到其办公室,谎称得到史敏的同意,要求其他工作人员为几张票据盖章。“有可能是那时偷盖的。”史敏说。

人生沦落,悲剧背后有着怎样的真相

今年3月15号宋成龙终于再次现身,只是这一次他的身份变成了落网逃犯。原来在宋成龙失踪之后,民警接到了几起诈骗报案,嫌疑对象都指向了他,警方调查发现宋成龙以工程吸收投资和借钱的名义诈骗多个不同的受害人140多万元。让警方感到诧异的是,受害人几乎都是在商海摸爬滚打多年的生意人,那么对于宋成龙的骗局,他们为何没能及时识破呢?

最早,平顶山中院认为,杨现国转走平安牧业120万元的问题应进一步查证,便将此案发回重审。

同时,据银保监会信息显示,该行今年年内已申请8家支行终止营业,且只有2家支行开业。而在2018年,恒丰银行有11家支行开业,终止营业的支行只有1家。

杨军说,宋成龙这个人做人大气,对朋友非常够义气,对朋友不会弄虚作假,在宁都县从事建筑行业的圈子里,虽然年纪轻轻,却是一个小有名气的“老板”。包括他在内的很多人,不止在一个场合听到工人们称呼宋成龙为“宋总”,出于这份信任,杨军对于宋成龙的资金需要几乎是有求必应。

与该案无关的北京存诚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胡胜利表示,就目前证据而言,银行应该承担责任,平顶山中院的判决存在一定问题,“毕竟是汝州农商行操作不规范造成的。”

按照黄超群的说法,这种经历应该是磨练了宋成龙,同时也让他对徒弟寄予了希望。在黄超群去赣州发展事业的时候,他不仅给宋成龙留下了一个店铺。而且还将许多商业上的资源毫无保留的给了宋成龙。

根据权威信源,该案在法院审理期间,汝州农商行提供的主要转款凭证有两张。一张是转款电(信)汇凭证,相关信息均为手写且没盖章;另一张为汝州农商行收取200元转款手续费的打印票据,在备注里手写了收款人、账号、金额等信息,且两次加盖平安牧业财务专用章,以及杜涛的印章等,杨现国在上面也有签名。

在汝州农商行发现款项出问题后,2017年1月5日,史敏找到杨现国,询问他是否转走了钱。杨现国承认是自己所为,可表示其转款行为不违反规定。与此同时,杜涛拿着相关证件,到汝州农商行要求查看转款手续,银行则以商业机密为由,拒绝提供。

因汝州农商行向法院提交了一份借方凭证,为了验证,2017年5月22日,杜涛特意到汝州农商行又办理了一次转款,他看到的电(信)汇凭证一式三份,分别是汇款依据、借方凭证和回单。

案件发展到今天,杨现国依然在逃。他将这笔金融扶贫专项贷款转走120万元后,平安牧业无力支付购买品种母羊的尾款,损失了30万元定金;另因贷款具有扶贫性质,平安牧业还向贫困户提供了价值21.6万元的“扶贫羊”……

2017年1月4日,平安牧业需70万元支付购羊尾款,公司另一合伙人史敏到汝州农商行转款时,银行业务员告知她“账户内钱不够了”。

不过,汝州法院在审理此案时,并没采信这两张证据。法院认为,汝州农商行作为依法设立的金融机构,应当制定严格业务规范并严格遵守,尽可能避免风险,确保储户存款安全。

据史敏介绍,她对杨现国并不陌生。因为在2013年1月,杜涛、史敏、杨现国三方共同出资成立平安牧业,杜持股50%,史、杨分别持股25%。杜涛说,上述贷款并非由杨现国运作而成。

警方介绍,参与赌博一开始并非是宋成龙的不良爱好,相反他是错误的将赌博当成了一夜暴富的途径之一,只是这种暴富的方式,犹如引鸠止渴,最终让他在劫难逃。

出入豪华场所,接触高端人士,宋成龙沉寂在这种包装出来的享乐当中,他几乎一度忘记了自己只是一个做小生意的普通人。很快因为挪用了工程款,合作伙伴让他退了股份,他再次成了给别人打工的人。

在这个时候宋成龙如果能够及时醒悟。也许还能够避免最后的结局,然而遗憾的是它一方面陶醉于这种虚荣的快感当中,一方面开始利用这种表象来实施诈骗。

平顶山中院称,电(信)汇凭证上没有汇款人平安牧业的签章,确实不规范,但是转款手续收费票据上注有收款人、收款金额等信息,并且有相关签章。

针对这些争议,平顶山中院没有答复记者采访。不过,当地法院人士透露说,该案曾引起过内部巨大争议,“讨论时有法官拍了桌子。”

杜涛经比对发现,后来的凭证上汇款人一栏有平安牧业财务章和他的印章,但案中凭证并没有。另一个疑点是,杜涛后来拿到的转款票据上没手写内容,银行也未要求其加盖财务章和法定代表人印章。

在平安牧业,杨现国主要负责公司日常管理和饲料采买等工作,但公司财务章和杜涛法定代表人印章由史敏保管,大笔支出需其开具支票。

原本以为能通过法律解决该问题的平安牧业,现在又承担着败诉后的负担。如今,曾是汝州“龙头企业”的平安牧业已几近破产,他们的问题也没明确答案。(文中杜涛、史敏为化名)原标题《银行员工私转存款,法院判银行无过错河南汝州农商行“百万转款”案调查》

从一个自认不受他人待见的人,变成别人口里的“老板”。小小的成功让宋成龙获得了大大的满足,这也让他下定决心要过上他想象中的生活。为此宋成龙开始处心积虑的自我包装,他吃住在高级酒店,在与圈子里的人交往的时候,他也不惜一掷千金。

汝州农商行表示,他们是核对了平安牧业的法定代表人预留印鉴后,由法定代表人盖章后才进行的转款,不存在任何过错。

该院还表示,杨现国汇出这笔款项的原因、目的等事实尚不清楚,本案现有证据不足以确定汝州农商行、平安牧业的过错、责任,平安牧业作为原告应该承担这方面的举证责任,平安牧业可待证据充分后,另行协商解决或者起诉。

2017年3月7日,平安牧业将汝州农商行起诉至汝州市人民法院(简称汝州法院),理由是该行工作人员违反存取款操作流程,存在重大失误,请求法院判决汝州农商行返还120万元存款,以及部分经济损失。

2013年刚刚年满24岁的宋成龙,便成为了当地小有名气的成功人士,他不仅在赣州拥有一家铝合金加工厂,还承接着多个装修工程。

此事最早从2016年开始,当年12月23日,平安牧业与汝州农商行签订《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申请金融扶贫专项贷款180万元,期限12个月,年贷款利率为5.625‰。4天后的12月27日,这笔钱全额进入平安牧业账户。

那么一个在众人眼里的有志青年是怎样成为了一个网上逃犯的呢?

对于宋成龙的消失,同样也意想不到的人还有张雨静,张雨静是宋成龙的女友,她说宋成龙在出走之前还答应她,在当年的五一黄金周举办婚礼。

(截图来自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官网)

无奈之下,杜涛将银行诉至法院,案件经过一审、二审后,以败诉告终。今年3月6日,平安牧业以邮寄方式,向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简称平顶山中院)申请启动审判监督程序,目前未得到回复。

在离开师傅单干之后,宋成龙在外人面前的表现,也十分的耀眼。他不仅很快离开宁都来到赣州开办了工厂,而且生意做得似乎也是风生水起。在宁都的老乡圈子里,宋成龙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实力雄厚的老板,只要家乡来人,他必定是盛情款待。

让史敏惊讶的是,她从官方资料里发现,杨现国转走120万元的行为,汝州农商行只有收取其200元手续费的票据,并没有符合规定的转账凭证和电(信)汇凭证。

今年3月15号,在外逃亡了6年之久的宋成龙,在福建落入法网。通过他的供述,一个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人生悲剧,才慢慢地呈现在了人们的面前。

关键字: 银行 存款 法院 员工 客户

而事实上,宋成龙的爷爷奶奶,并非对宋成龙不好,只是生活条件所限,对待孙儿的关爱心有余而力不足,然而这段童年的经历,终究还是在宋成龙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阴影。

然而骗局终究有暴露的时候。时间一长,由于无法兑现投资回报,宋成龙最终选择了潜逃。只是他涉嫌诈骗行为,让许多熟悉他的人十分不解。

精心布局,“老板”深藏怎样的秘密

此文章为“西瓜热评”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原来宋成龙为了虚构出所谓的工程来诈骗钱财,他一方面将分包合同中的一栋房子虚构成七栋房子,其次他还篡改了合同编号。

在短短的大半年里,杨军拿给宋成龙的钱接近50万元。然而在约定的分红日期,杨军不但没有等来投资回报,反而连宋成龙都再也联系不上了。

需要指出,作为该案关键证据,这两张票据真实性、合规性成为焦点。

尽管平安牧业觉得此事已经明了,可汝州农商行坚称自己没问题。

宋成龙是赣州市宁津县人,出生于1989年。父母给他取名成龙,是希望他能够拥有成功的人生,成为一个有着美好未来的人。

记者注意到,回函结论是,汝州农商行确实存在违反业务操作流程的情况,并且在处理意见中责成汝州农商行针对存在问题理清责任,并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严肃问责。不过,由于汝州农商行未回复采访事宜,该函件是否下发到银行、是否进行问责等,尚不清楚。

不过对于警方来说,这个问题的答案很快就水落石出。

最后,平顶山中院终审判决认定,汝州农商行的转款凭证确系不规范,但判决汝州农商行无过错。至此,平安牧业败诉。平顶山中院撤销了汝州法院判决。

在出师之后,宋成龙在宁都有了自己的店铺,也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但是他并不愿意这样小打小闹,2011年他来到赣州,先是在朋友的门窗厂投资入股。

另据消息,2018年9月29日,该案审理期间,杜涛还曾以“汝州农商行转账业务存在违规”为由,将此事反映至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平顶山监管分局。在平顶山中院二审结束后,他才拿到回函。

法院:票据不规范但银行无责

Next Post

专业人士提醒“线下”植树建房晾被当心安全隐患

周二 12月 17 , 2019
专业人士提醒:“线下”植树建房晾被当心安全隐患 新 […]